2020年“80后”立遗嘱的人数达到503人 是否多此一举?

2021-07-16 11:36:38

心理话

日前发布的《中华遗嘱库2020白皮书》显示,立遗嘱的人群正呈现明显的年轻化趋势。仅2020年,就有553位“90后”走进中华遗嘱库立遗嘱,“80后”立遗嘱的人数达到503人,比3年前翻了6倍。

在中国人的传统观念中,往往只有年事已高、疾病缠身的人才会跟遗嘱扯上关系。可近年来,有不少“90后”、甚至“00后”也加入了立遗嘱的大军。这种趋势让不少人费解,毕竟从健康状况来看,二三十岁的年轻人正处在人生的黄金期,按理说他们是离死亡很遥远的一群人;而且对刚踏入社会的年轻人来说,本身也没有积累太多的资产。因此,在很多人看来,这种行为未免有些多此一举。

那么,这一行为是否真的多余呢?且听笔者从心理学角度为您一一道来。

借机审视当下、规划未来

近年来中国法治思想的不断深入,无疑是立遗嘱年轻化的一大推动因素。遗嘱是在尊重个人真实意愿的前提下,帮助当事人划定遗产范围、避免后续纠纷的重要手段。不过,除了现实层面的意义外,立遗嘱在心理层面也具有重大意义。

存在主义心理学认为,如果我们要认真思考生命的意义,就不得不直视死亡,这对我们的生活具有重要意义。可以设想一下,既然要立遗嘱,那么当事人可能会思考如下问题:“对当下的我来说,哪些事物是真正有价值的”“究竟是什么原因使得它们对我如此重要”“在迄今为止的人生中,有哪些人对我来说特别重要”……在认真思考、撰写遗嘱的过程中,必定会引发当事人对过去人生的回顾、对当下生活的审视以及对于今后人生的重新规划。

斯多葛哲学学派认为,如果你想学会如何生活,就要先深思死亡。从这个角度推测,年轻人所重视的可能不光是遗嘱的现实意义,还有其心理意义。希望能够以遗嘱为契机,让自己认真思考下人生的意义。

可少留遗憾也不给别人添麻烦

在我们的文化中,与死相关的话题人们常常是避而不谈的,或者是避而少谈的。很多人在儿时都有这样的经历,当我们开口向父母询问“死”为何物时,马上就会换来一句“别提,不吉利”。学校教育中,也长期存在着对生命教育的淡化和弱化现象。可早在2500多年前,圣贤孔子就曾指出“逝者如斯夫,不舍昼夜”,死亡是人类无法逃避的结局。

不可否认,谈论死亡绝非一件轻松的事情,这往往会诱发人们强烈的焦虑感。生活中我们不能时刻想着死亡,就像我们不能一直盯着耀眼的太阳。不过,祖祖辈辈都对死亡讳莫如深的后果,就是不少人可能在至爱亲朋离世时,才开始思考这一人生的终极问题。

面对必将到来的难题,却采取回避态度,到头来没有采取任何积极作为,心理学家将这种心理称为“鸵鸟心态”(因为鸵鸟在遇到危险时,会把头埋入草堆里,以为自己眼睛看不见危险就是安全的)。人活一世,死是我们必须要直面的问题。现实生活中,人们还可能遭遇各种天灾人祸、意外事故。

特别是去年暴发的新冠肺炎疫情,截至目前已在全球夺走了几百万人的生命。这场突如其来的灾难,使许多年轻人意识到了人生无常、珍惜当下的重要性。而提前立好遗嘱,既可以让自己少留些遗憾,也可以减少未来给家人朋友增添麻烦的可能性,一举两得。

过度焦虑需寻求心理咨询

不过,也不能否认,在这些提前立遗嘱的年轻人中,也有一些人并非希望通过直视死亡来使自己获得内在成长,而是因为内心被强烈的不安全感萦绕,从而对死亡产生过度的恐惧。对他们来说,提前立遗嘱可能是短暂缓解焦虑的一种方式,希望从中获得一种对未来的、虚幻的确定感。

精神病学家欧文·亚隆指出,如果个体的成长历程基本顺利,那日后他们就能借由各种防御机制(比如压抑、否认)在无意识中调节死亡带来的焦虑,将其控制在一定水平,从而正常生活。

不过,如果个体在发展过程中,遭遇了突如其来的、威胁性事件的冲击,比如战争、虐待、天灾、致死性疾病等,那就可能难以形成相对稳定的、适应压力的心理模式。他们对与死亡相关的刺激就会极度敏感,会产生远超正常水平的焦虑感。如果这种焦虑感长期存在,并且影响了正常社交、工作、建立亲密关系,那么建议这些人去进行心理咨询,以获得更多帮助。

(祝 杰 作者系国家三级心理咨询师)